锡伯河岸边的药香
来源:人民日报       发布时间:2020-07-30 09:13:17
  我的内蒙古老家,村东的麒麟山下有条河,名叫锡伯河。河面宽宽窄窄,河道弯弯曲曲,盈盈流动的河水被太阳一照,波光粼粼,像一条缀满宝石的银丝带,静静地躺在大地的怀抱里。
  
  少年时代,家庭生活贫困,我经常跟着母亲去河边采摘野菜。后来母亲病了,把菜篮子交给了我。河边空气清新,环境优美。一望无际金黄的、紫红的、淡蓝的野花,一丛丛,一簇簇,挤挤挨挨,仰着脸向天空微笑。野菜也很多,我每次采完野菜要回家时,都要拔几棵花儿放在野菜下,偷偷栽到门前的菜园里。
  
  秘密还是被父亲发现了。可父亲没有训斥我,而是蹲下身指着花儿告诉我:紫红的和淡蓝的是贵重的野生中药材,能治病,时间越长,药性越足。我问:“能治好妈妈的病吗?”父亲点了点头,说经常服用肯定能,停了停,又说:“抽时间我领你去麒麟山上采,那里中药材很多,药龄也长。”
  
  麒麟山高耸陡峭,我一个人根本不敢上去。母亲告诉我,父亲去麒麟山为她采药,曾经摔伤过小腿。后来我才知道,老家牛营子之所以在方圆几十里地享有盛名,就是因为锡伯河左岸有这盛产野生药材的麒麟山。河右岸还有个“药王庙”。据说药王孙思邈来此地居住过,妙手回春为很多人治好了疾病。后来,人们开始在房前屋后广种沙参、桔梗、黄芪、党参等中药材。
  
  1999年,牛营子镇被科技部列为中药材现代化研究和产业开发专项研究基地之一,这些年,被誉为“中国北沙参、桔梗之乡”。北沙参产量、桔梗产量在全国都占很大比重。黄芪、板蓝根、党参、牛膝、白芷等十几种中药材也有着相当可观的产量,远销海外。
  
  近年,老家中药材种植蓬勃发展,如火如荼,就连我的宅院里也种得满满当当。全镇十多个村,有两千多户人家种植了六万多亩中药材。我高中同学中便有药材种植大户,镇内镇外承包了三百多亩地种植沙参和桔梗,年收入六七百万元。这里不仅建起了全旗最大的中药饮片加工中心,还成立了药物总汇商行和农民中药材种植协会,吸引安徽、广东、河北、吉林等地客商来洽谈业务。2018年,全镇各类中药材总产量达一万二千多吨,收入两亿四千多万元;2019年,中药材总产量两万多吨,收入三亿多元,成为我国北方重要的中药材集散地之一。
  
  中药材的种植,极大促进了牛营子旅游和健康业的发展。黄芪饮片、板蓝根冲剂,桔梗咸菜、党参排骨饺子、沙参炖小鸡、黄芪蘑菇汤等,备受欢迎。家畜喂食中药材的花叶和秸秆,也膘肥体壮,肉质鲜美。人们由此致富,盖新房,买新车。闲暇旅游成了本地农村的新亮点。
  
  中药材能大量种植,锡伯河功不可没。山清水秀,鸟语花香,风调雨顺,五谷丰登都离不开水,而锡伯河一直是我心头的牵挂。每次回到老家,汗水还没退去,便心急火燎地要去河边走一走,寻找儿时和小伙伴们吹着口哨、在树林里捉迷藏、垒沙堆的回忆;寻找那一片片五彩缤纷花地的位置,还有母亲采完菜常坐在河边休息的那块大石头。
  
  挽起裤腿下河,乡愁立刻涌遍每一根血管。蓝天白云倒映在水里特别好看,河底遍布大小不一的石头,鱼儿欢快地游来游去。我捧起一把水喝下,感到无比清凉和甜润。
  
  锡伯河毫不吝惜地滋养着居住在河两岸的三十多万人民。为保护好这条河,旗政府从2010年开始,在从锦山到赤峰五十多公里的河两岸实施美化亮化工程。节能灯、石护坡、景观带、橡胶坝和人文公园构成了一幅令人心旷神怡的风景画。
  
  阳光的照耀下,锡伯河水闪着点点金光,欢快地流淌着……(王慧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