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失在私心和物欲泥潭中——云南省政协原副秘书长、办公厅党组成员陈云生违纪违法案剖析
来源: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      发布时间:2019-04-01 09:17:29
 
  “最想跟女儿说我对不起她,她内心深处可能也看不起我,有这样一个父亲,也许是她一生的耻辱。”云南省原政协副秘书长、办公厅党组成员陈云生悔不当初,愧对家人。
 
  2018年4月13日,陈云生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曾经,陈云生坚信集体荣誉要高于个人荣誉。高中毕业后分配到连云宾馆,陈云生从一名普通的服务员做起,30年来经历了省政府接待办各个阶段的岗位调整,从接待科副科长到省政府接待办主任,逐步成长为一名正厅级干部。早年间他一直努力工作,全身心地投入到工作中,将集体利益看得很高。1999年昆明世博会圆满举办后,接待处获得了省委省政府发的特别贡献奖,是集体荣誉。
 
  “那时候公家的钱装在这个包里,私人的钱装在别的包里,不混在一起的。”随着职位的提升,手中的权力也越来越大,尤其是下属单位逢年过节都要来慰问,陈云生不知不觉开始迷失自我,在成绩面前算起了个人的小账。
 
  “我觉得我做出的贡献很多,他们来看望我,给我送点礼金,是应该的。”迎来送往中,陈云生的心态一步步失衡。
 
  “他坐的车比我坐得好,他吃饭的标准比我的标准高,而且他们拿的是年薪几十万,我是拿月工资每个月几千块钱,所以就有一种比的心态在里面。”
 
  讲排场、比待遇让陈云生迷失在自我膨胀的泥潭中越陷越深,逐渐从受贿到索贿。2007年,陈云生担任海埂会议中心建设协调领导小组组长时,一次性向建设投资方索要人民币30万元。
 
  2011年3月,陈云生的工作岗位有了变化,从省政府接待办调到了省人口和计划生育委员会。他错误地认为是组织亏待了他,自己在工作上的付出和得到的回报不成正比。从此,他的心态再次发生了变化,不仅经济上走向了贪婪,工作上也当起了甩手掌柜,对单位的工作不管不问,对前来汇报工作的同志也耍起了官威。
 
  邪气入内,正色乃衰。从受贿到索贿,一发不可收拾。陈云生把履职变成推责,把更多的心思花在个人利益得失上,以工作调动、干部提拔、住房分配等为由,明目张胆以借为名“杀熟”,向同事索贿的金额达300多万,其中以孩子出国留学缺钱的名义,先后两次向刘某索要90万元。
 
  “我想试探一下,他对我还是不是很‘忠诚’,我打了一个电话给他,原来承诺给我的还兑不兑现,他就拿了40万给我,我也就收下了。”
 
  2012年至2014年,陈云生任云南省人口和计划生育委员会党组书记、主任期间,伙同办公室工作人员彭某在向下级分配拨付经费过程中,以解决省计生委食堂补助经费的名义,向昭通市卫计委,文山市、个旧市等12家卫计局索要金额共计220.29万元,归两人使用。
 
  理想信念滑坡,宗旨意识淡薄,党性观念弱化。翻看陈云生的忏悔录,字迹潦草,错字连篇。陈云生自己也说,平时很少学习。
 
  “作为一个正厅领导,陈云生是我遇到的最不爱学习的干部。最简单的,我们做完每份笔录,都要让他签几个字:以上笔录我已看过和我说的一样。就这么简单的几个字,他可能都会出现两三个错别字。”办案人员很吃惊。
 
  在陈云生的字典里,把会来事、揣摩领导心思当作自己的主要工作。久而久之,陈云生记住的总是那些没有送钱的同志。后来,陈云生也因为轻信下属彭某,不断向基层卫计局索贿,直至东窗事发,被组织审查。
 
  “我十分后悔,对不起党组织对我的培养、教育和关心,对不起一直以来对我教诲过的领导和帮助过的同事,对不起我的父母,对不起我的子女。我的错误和犯罪事实清楚,教训惨痛,危害极大,有损了党的形象,我认罪。”陈云生忏悔道。
 
  铁的事实证明,只有严守党的纪律,才能守住为人、处事、用权的底线,才能守住党和人民交给的政治责任,守住廉洁的底线,守住正确的人生价值观,做一名合格的党员领导干部。(云南省纪委监委 || 责任编辑 李灵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