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廉政周报 > 正文
《清风南阳-廉政周刊》2019年7月19日
来源:清风南阳      发布时间:2019-07-22 11:24:32
  2019年7月19日《清风南阳-廉政周刊》总第198期农历六月十七星期五
  
  〓本期导读〓
  
  ●中共中央纪委国家监察委员会印发《监察机关监督执法工作规定》
  
  ●任正晓在全省纪检监察工作会议上强调:以扎实开展主题教育为动力确保全年工作任务圆满完成
  
  ●唐河:构建长效机制严防"四风"问题反弹回潮
  
  ●淅川:开展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督导检查
  
  ●驻市发改委纪检监察组:评价政治生态督导工作提升
  
  ●吉林省人民检察院党组书记、检察长杨克勤接受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河南省市场监督管理局党组成员、副局长王景峰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斡旋受贿行为与利用影响力受贿行为交织时如何认定
  
  【国内要闻】
  
  >>>>中共中央纪委国家监察委员会印发《监察机关监督执法工作规定》
  
  近日,经党中央批准,中共中央纪委国家监察委员会印发《监察机关监督执法工作规定》(以下简称《规定》),并发出通知,要求各级纪检监察机关和纪检监察干部牢固树立“四个意识”,坚定“四个自信”,自觉做到“两个维护”,坚持和加强党对国家监察工作的领导,认真遵照执行《规定》,确保国家监察权规范和正确行使。
  
  通知指出,党中央高度重视深化国家监察体制改革,在《规定》制定过程中对坚持党对纪检监察工作的领导、监察机关依规依法开展监督执法工作,特别是对规范行使调查措施权提出严格要求。《规定》深入贯彻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和党的十九大精神,严格监督执法程序,对监察机关开展日常监督、谈话函询、初步核实、立案调查的审批程序作出具体规定,明确各项调查措施的使用条件、报批程序和文书手续;落实监察机关与司法机关、执法部门互相配合、互相制约要求,明确互涉案件的管辖原则,以及与检察机关在案件移送衔接、提前介入、退回补充调查等方面的协作机制;强化法治思维,在措施使用、证据标准上主动对接以审判为中心的刑事诉讼制度改革;要求进一步强化自我约束,自觉接受监督,建设一支忠诚干净担当的监察队伍。《规定》作为监察法的实施办法,与纪律检查机关监督执纪工作规则相贯通,与刑事诉讼法、刑法等国家法律有效衔接,将发挥推进监察工作法治化、规范化的重要作用。
  
  通知要求,打铁必须自身硬,监督者更要自觉遵纪守法、接受监督。各级纪检监察机关和广大纪检监察干部要把学习、掌握、遵守、运用《规定》作为一项重要政治任务,与正在开展的“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主题教育结合起来,强化监督制约,防范风险隐患,防止滥用权力,保证国家监察权正确行使。纪检监察干部要增强法治思维、程序意识,严格依规依纪依法履职尽责、行使权力,对执纪违纪、执法违法的“零容忍”。
  
  (来源: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
  
  【省内新闻】
  
  >>>>任正晓在全省纪检监察工作会议上强调:以扎实开展主题教育为动力确保全年工作任务圆满完成
  
  7月16日,省纪委监委召开全省纪检监察工作会议,强调要以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为指导,深入学习贯彻中央纪委国家监委主题教育专题党课暨全国纪检监察工作会议精神,深化认识,分析形势,查找问题,研究对策,以扎实开展主题教育为动力,确保全年工作任务圆满完成。省委常委、省纪委书记、省监委主任任正晓出席并讲话。
  
  任正晓指出,上半年全省纪检监察工作稳中求进、成效明显,但对照高质量发展的工作标准,还存在不少差距和短板。就下半年重点工作,他强调要扎实开展主题教育,坚决扛起“两个维护”的特殊历史使命和重大政治责任;持之以恒纠治“四风”,集中整治形式主义、官僚主义;分类施策,按期保质完成派驻机构改革任务;突出政治巡视巡察定位,高标准高质量完成年度巡视巡察任务;一体推进“三不”,把以案促改制度化常态化落到实处;突出抓好全员培训,着力提升纪检监察干部能力素质;认真贯彻执行《监察机关监督执法工作规定》,确保国家监察权规范正确行使。
  
  会上,与会人员围绕会议主题进行了分组讨论。会议征求了对省纪委监委领导班子开展主题教育的意见建议。省委第五巡回指导组到会指导。
  
  (来源:河南日报)
  
  【本地新闻】
  
  >>>>唐河:构建长效机制严防"四风"问题反弹回潮
  
  今年以来,唐河县纪委监委运用健全机制、明确重点、强化问责等方式,出新招、出实招、出硬招,严防“四风”问题反弹回潮。上半年,共开展明查暗访25次,查处违反八项规定精神案件21起,党纪政务处分22人,组织处理17人。
  
  健全监督检查机制。建立“五个一”工作机制,每周对纪律作风情况开展一次明察暗访,每月对公务用车制度执行情况进行一次检查,每季度对“三公”经费支出情况进行一次督查,每半年对查处的典型案例集中通报曝光一次,每年听取一次乡镇、县直部门负责人“两个责任”落实情况汇报。
  
  明确监督检查重点。在元旦、春节、清明、五一、端午等时间节点,紧盯“四风”问题新动向,组织财政、审计、公安、税务等职能部门,抽调12名工作人员组成专项检查组,加大对酒店、宾馆、茶楼等餐饮娱乐场所的明察暗访力度,发现问题及时处理。
  
  强化监督检查问责。对发现的“四风”问题线索,坚持快查严处,并通报曝光。同时落实“一案双查”制度,严肃追究相关领导责任、主体责任和监督责任。
  
  (来源:唐河县纪委监委)
  
  >>>>淅川:开展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督导检查
  
  为进一步压实各部门责任,确保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安排部署落实到位,6月19日以来,淅川县扫黑办对全县20余个重点行业部门开展专项督导。
  
  督导采取听汇报、座谈、实地查看相结合的方式,重点督导县扫黑办对重点行业突出问题治理提出的9项制度落实情况;重点行业部门领导重视程度、安排部署情况;对重点行业部门二级单位及分管领域的宣传发动情况;各重点行业部门扫黑除恶线索摸排情况;对各自分管领域的乱象专项整治情况。截至目前,督导组通过深入重点行业部门、二级单位及分管领域场所,已主动收集涉黑涉恶线索12条,进一步提升了各重点行业部门对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的认识、坚定了开展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的决心。
  
  下一步,淅川县将根据督导组督导情况对工作落实不力的重点行业部门按照相关规定进行通报、约谈和责任追究,对发现的行业部门问题统计汇总后下发“三书一函”,通过持续督导检查,推动全县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在行业治理、综合治理上实现新突破,为全县经济发展营造安全稳定的社会环境。
  
  (来源:淅川县纪委监委)
  
  >>>>驻市发改委纪检监察组:评价政治生态督导工作提升
  
  近日,驻市发改委纪检监察组对综合监督单位开展了上半年党风廉政建设工作检查和政治生态分析评价。
  
  纪检组通过查阅资料、听取汇报、政治生态评价指标测评等方式,对综合监督单位上半年机关党建和党风廉政建设具体工作开展情况进行了专项检查,对综合监督单位政治生态进行了分析研判,精准指出了单位党组主体责任落实、权利运行监督机制、日常监督等方面存在的问题及下步整改建议。
  
  为进一步压实“两个责任”,做实做细做深日常监督,纪检组就抓好下半年党风廉政建设工作要求综合监督单位必须旗帜鲜明讲政治,扭住树牢“四个意识”这个根本,始终把习总书记关于“讲政治是具体的,不是抽象的”要求体现在行动上、落实到工作中,用一件件具体的事,展现担当,诠释忠诚;充分发挥机关党委和机关纪委职能,强化“抓机关党建是本职、不抓机关党建是失职、抓不好机关党建是渎职”理念,在单位党组的领导下、在纪检监察组的指导下担起该担的责任,发挥应有的职能作用,做到明责、履责、尽责;树立正确选人用人导向,选优配强机关党务干部队伍。
  
  (来源:驻市发改委纪检监察组)
  
  【审查调查】
  
  >>>>吉林省人民检察院党组书记、检察长杨克勤接受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吉林省人民检察院党组书记、检察长杨克勤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来源: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
  
  >>>>河南省市场监督管理局党组成员、副局长王景峰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河南省市场监督管理局党组成员、副局长王景峰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省纪委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来源:河南省纪委监委网站)
  
  【党纪法规】
  
  >>>>斡旋受贿行为与利用影响力受贿行为交织时如何认定
  
  【典型案例】
  
  李某,女,中共党员,某区发改委副主任。2016年9月,某市政工程公司为承接辖区道路排水工程项目,请托李某给予关照,李某通过该区副区长赵某分管市政工程建设的职务行为,使该市政工程公司在投标过程中谋取竞争优势,并顺利中标。为表示感谢,该市政工程公司送予李某好处费50万元。经查,李某与赵某系情人关系,赵某对李某收受该笔50万元的行为不知情。
  
  【分歧意见】
  
  对于该案例中李某的行为应如何定性,主要存在两种意见:
  
  第一种意见认为:李某作为某区发改委副主任,在接受某市政工程公司请托后,利用本人职权或地位形成的便利条件,通过其他国家工作人员(赵某)的职务行为,为该公司谋取不正当利益,并收受财物,属于斡旋受贿行为,应以受贿罪定罪处罚。
  
  第二种意见认为:李某与赵某系情人关系,属于赵某“关系密切的人”。李某接受某市政工程公司请托后,利用其情夫赵某的职务行为,为该公司谋取不正当利益,并收受财物,属于利用影响力受贿行为,应以利用影响力受贿罪定罪处罚。
  
  【评析意见】
  
  笔者认为,对于案例中李某的行为应如何定性,总体应当坚持主客观相统一的原则,视具体情况而定。如果李某利用了其本人职权和地位形成的便利条件,从中斡旋,通过赵某的职务行为为该市政工程公司谋取不正当利益,应认定成立受贿罪;如果李某利用了自己作为赵某的情人关系,通过赵某的职务行为为该市政工程公司谋取不正当利益,则应认定成立利用影响力受贿罪。
  
  但就本案例而言,笔者认为宜认定李某成立利用影响力受贿罪。现结合斡旋受贿和利用影响力受贿罪的犯罪构造,对如何在实践中区分两行为,以及两行为存在交叉、竞合时应如何认定,作简要分析。
  
  一、认定斡旋受贿和利用影响力受贿罪的实质是对“影响力”的界定
  
  根据《刑法》第三百八十八条、第三百八十八条之一关于两罪名的规定,斡旋受贿是国家工作人员利用本人职权或地位形成的便利条件,通过其他国家工作人员职务上的行为,为请托人谋取不正当利益,索取或收受请托人财物;利用影响力受贿罪是国家工作人员的近亲属、关系密切的人,通过该国家工作人员职务上的行为,或者利用该国家工作人员的职权或者地位形成的便利条件,通过其他国家工作人员职务上的行为,为请托人谋取不正当利益,索取或收受财物。同时,利用影响力受贿罪也将离职的国家工作人员及其近亲属、关系密切的人实施上述行为纳入规制范围之内。(下文仅以国家工作人员的近亲属、关系密切的人作为利用影响力受贿罪的主体进行论证)
  
  从斡旋受贿和利用影响力受贿罪的规定来看,两罪的构造有相似之处,不同点在于,斡旋受贿中,行为人利用的“影响力”是本人职权或地位形成的便利条件,而在利用影响力受贿罪中,行为人利用的“影响力”是其作为被利用国家工作人员的近亲属或关系密切人的身份。因此,区分行为人构成斡旋受贿还是利用影响力受贿罪的关键便是看行为人利用了何种“影响力”。详言之,如果行为人利用的是“本人职权或地位形成的便利条件”,通过其他国家工作人员的职务行为,为请托人谋取不正当利益,应认定构成斡旋受贿;如果行为人利用的是“作为国家工作人员近亲属或关系密切的人的身份”而实施的上述行为,则应认定为利用影响力受贿罪。
  
  二、“影响力”存在交织、竞合时,应坚持主客观相统一原则,准确界定两种影响力的作用大小
  
  主客观相统一原则是确定行为人刑事责任的基本原则,强调在认定行为人的刑事责任时,要考虑犯罪的主、客观两个方面,并注意二者是否统一于犯罪行为之中,是否具有内在的一致性。此原则有效防止了对行为人进行主观归罪或客观归罪的风险,使刑事责任的追究更趋合理。在对斡旋受贿和利用影响力受贿罪进行界定时,大多数情况能够依据犯罪构成的主、客观两方面对行为的性质进行准确认定。但在个别情况下,行为人存在着既利用了其“本人职权或地位形成的便利条件”,又利用了其“作为国家工作人员近亲属或关系密切人身份”的情形。对于此两种影响力交织、竞合的情况,在认定时应当如何把握?对此,笔者认为,在具体认定时应当看两种影响力中的哪一种起到了主要作用,如果是其“本人职权或地位形成的便利条件”起主要作用,则应认定为成立斡旋受贿;如果是其“作为国家工作人员近亲属或关系密切人的身份”起主要作用,则应认定为成立利用影响力受贿罪。当然,要想准确界定哪种影响力起了主要作用,需要结合具体的案例进行分析。就上例来看,李某系赵某的下属,同时二人系情人关系,其通过赵某的职务行为为请托人谋利,是利用了其二人的工作关系(职权或地位形成的便利条件),还是利用了其二人的情人关系呢?常理来讲,一般应当是基于二人的情人关系,或者说主要是基于二人的情人关系,赵某才可能按照李某的要求,通过个人的职务行为为他人谋取不正当利益。因此,上例中,根据现有证据,李某主要是利用了其作为赵某情人这一影响力,宜认定成立利用影响力受贿罪。
  
  三、在两种“影响力”确实难以准确区分时,应依据存疑有利于被调查人的原则,认定成立利用影响力受贿罪
  
  “存疑有利于被告人原则”是我国刑事法律的基本原则之一,反映在监察调查工作中,即应为“存疑有利于被调查人原则”。其基本内涵为,在对事实存在合理疑问时,应当作出有利于被调查人(被告人)的认定。依据该原则,调查人员在开展调查工作中,对于案件事实存疑时,应当作出有利于被调查人的认定和解释。结合所探讨的斡旋受贿和利用影响力受贿罪来看,行为人在实施相关犯罪行为时,是基于“本人职权或地位形成的便利条件”,还是基于“作为国家工作人员近亲属或关系密切人的身份”存疑时,应当依据“存疑有利于被调查人原则”,作出有利于行为人的认定。因此,在两种“影响力”存在交织、竞合,难以准确区分时,应当认定行为人利用了其“作为国家工作人员近亲属或关系密切人的身份”实施相关犯罪,即认定成立利用影响力受贿罪。
  
  四、需要说明的两个问题
  
  1、上例中,假设李某并非赵某“关系密切的人”,李某作为区发改委的副主任,赵某作为副区长,其二人虽是上下级关系,但李某属于赵某的下级,李某利用赵某的职务行为,并非利用了职务上有隶属、制约关系的其他国家工作人员的职权,不属于2003年《全国法院审理经济犯罪案件工作座谈会纪要》(简称《纪要》)关于“利用职务上的便利”的规定,不能认定为普通受贿行为。而仅能依照《纪要》关于“利用职权或地位形成的便利条件”的规定,即利用了本人职权或者地位产生的影响和一定的工作联系,认定李某成立斡旋受贿。但如果是赵某通过李某的职权实施相关行为(上级利用下级的职权),则符合“利用职务上的便利”的规定,应认定成立普通受贿。
  
  2、上例中,由于赵某对李某收受请托人财物的行为不知情,故赵某不成立受贿犯罪。但赵某的相关行为可能成立滥用职权罪。
  
  (来源: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中国纪检监察报)
  
  【温馨提示】
  
  >>>>《清风南阳-廉政周刊》由中共南阳市纪律检查委员会、南阳市监察委员会主办,每周五发送一期,增刊另发,免费赠阅。移动用户回复信息qxdysjb退订。
  
  编辑部电话:0377-63399273
  
  邮箱:nysjwxjs@126.com
  
  统筹:耿磊
  
  本期编辑:王星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