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理财专家郑义斋
来源:中国纪检监察报      发布时间:2019-11-14 11:42:39
  郑义斋,原名邓少文,1901年生,河南许昌人。1927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30年在上海以“义斋钱庄”经理身份作掩护从事秘密活动,从此改名郑义斋。他先后担任鄂豫皖苏区政府财政委员会主席、银行行长,中共川陕省委委员、川陕省政府财委会主席、红四方面军总供给部部长等。他是红军杰出的后勤工作者,被称为“红色理财专家”。
  
  半斤食盐
  
  1933年春,四川军阀田颂尧发动“三路围攻”,封锁了通往川陕革命根据地的交通要道,试图不让川陕苏区得到“一粒米、一撮盐”。面对严峻形势,红四方面军后勤负责人郑义斋建议大家打土豪、分田地,群众多种粮食、棉花、蔬菜,多养鸡鸭和猪牛,解决苏区军民的物资短缺问题。他还倡导部队勤俭节约,后方战士多吃杂粮,保证前线战士和伤病员大米的供给……郑义斋的建议获得了部队首长的认可,川陕苏区的农业经济很快得到恢复和发展。
  
  “有钱难买咸,有物难换盐”。狡猾的敌人切断了四川南充南部县到巴中通江县的食盐运输线,川陕苏区首府通江很快闹起了“盐荒”,10块大洋、150斤大米居然换不到两斤盐。“三天不吃盐,走路打闪闪。”当地群众缺盐患了水肿病,部队战士也因缺盐头发渐白、四肢无力,甚至晕厥,严重削弱了部队战斗力。郑义斋立即发动军民动手打井制盐,以应军需民用之急。怎奈远水难解近渴,这可急坏了郑义斋。
  
  好在没过多久,地下交通站冲破敌人封锁线,运回了一批盐。郑义斋组织同志一起分发食盐,然后他取出约半斤装入一个小布袋,对警卫员张开清说:“你把这包盐巴送去交给总指挥徐向前,他跟大伙一样,也在唱旦(淡)角儿呢。”
  
  三天前,红四方面军总指挥徐向前和郑义斋一起讨论工作直到深夜,徐向前留他吃晚饭,炊事员端上来两盘小菜,菜虽新鲜,但吃起来却淡而无味。郑义斋嘴上没说,心里不免一阵难过:徐总指挥日夜操劳,肩上担子那么重,也和大家一起在苦熬……
  
  哪晓得没过一会儿,徐向前把盐给退回来了,还给郑义斋写了一张小字条。郑义斋打开纸条一看,上面写着:“义斋同志,谢谢你的好意,我这里已经有卤肉水了,盐巴还是留着你们自己用吧。”郑义斋盯着字条,眼眶湿润了。他想,目前苏区战士和百姓暂时不缺食盐了,于是便让张开清将盐送到红军总医院,给那些身体虚弱的伤病员。
  
  医务部主任周吉安接到盐巴后非常激动,并给红军伤病员们讲了这包盐的来历。感动之余,当场就有一批伤病员主动请缨,想提前返回前线去参战。后经医生治疗和上级批准,有16名伤病员伤愈后重返前线战场,继续奋勇杀敌。
  
  没过多久,在徐向前、许世友的领导下,红四方面军取得了仪南战役的胜利,控制了南部大片产盐地区。郑义斋亲自奔赴盐场,组织恢复盐巴的生产,盐工和灶户们夜以继日生产出了大量食盐,并用食盐换来了粮食和布匹。
  
  爱心政策
  
  红四方面军占领通江后,也把兵工厂从湖北搬迁到了通江城南苟家湾,起初规模小、设备简陋。有的战士不惜冒着生命危险,从阵地上捡回弹壳再利用。面对缺少枪支弹药的局面,郑义斋发了愁。
  
  1933年10月21日,红军攻占川东北重镇达县城,从国民党第23军军长刘存厚的兵工厂和造币厂缴获了大量机器设备。郑义斋喜出望外,他第一时间组织战士们将这些设备和物资搬回通江县,进一步扩大了红军兵工厂的规模。
  
  兵工厂规模扩大了,更需要大量懂技术的工人。有一天,郑义斋听说俘虏队伍中有一名“老军工”,便把他找来做工作。“听说你叫何阳渊?以前担任过刘存厚兵工厂的厂长?”“是。”何阳渊诚惶诚恐地回答。“你愿意到红军兵工厂工作吗?”“要得要得,谢谢长官,谢谢长官!”何阳渊心怀感激,眼含热泪。“红军部队没有长官,只有同志!”郑义斋更正道,随后叮嘱何阳渊参与厂里的生产与管理。
  
  为了纠正旧厂个别技工吸食鸦片的恶习,郑义斋出台了一系列“爱心政策”,他根据旧厂技工家庭条件,每月给他们发几块大洋作为津贴。他还经常深入工厂与工人们促膝谈心,关心他们的成长,让医生定期给他们检查身体,并鼓励他们在红军队伍里努力工作,再不能过之前那种懒散的生活……
  
  旧厂的技工们深受感动,很快都戒了烟,成了红军兵工厂的技术骨干。红军兵工厂的子弹、炸药、迫击炮弹、手榴弹的生产技术越来越先进,并向前线源源不断地提供着武器弹药。战士们纷纷竖起大拇指,说:“郑部长,点子高,用‘爱心’换来了好多子弹和枪炮,我们打起仗来更有劲!”
  
  血染的金子
  
  1937年3月13日,西路军总部及红三十军所率2000余人退守至甘肃临泽康龙寺以南的石窝山顶,余部全被国民党马步芳部队阻隔在山下,形势十分危急。郑义斋率领供给部战士们隐藏在对面山头的树林中,他们保护着一批黄金和银元,这是西路军的全部家当。这批黄金和银元是红四方面军在四川达县攻打国民党刘存厚部队时缴获的,红一方面军和红四方面军胜利会师四川懋功后,分出大半黄金银元支援了红一方面军;1936年10月又分出一半送到了陕北中央。为了保护剩下的黄金银元,许多西路军战士血洒战场。
  
  当天下午,西路军总部通知郑义斋到石窝山顶开会。郑义斋深知,眼下部队分散突围急需经费,自己无论如何也要将这笔经费护送到石窝山顶总部去。他将战士们之前分开保管的黄金银元集中到一起,分成很多个小包,脱下自己的衬衣交给妻子——时任西路军妇女工兵营营长的杨文局,让她缝制成两条布袋装好黄金银元。
  
  当天晚上,风雪突袭祁连山。战士们怀抱枪支围坐在雪地上,冻得直打颤。警卫员曾少章扒开积雪,在地上点起一小堆篝火,给大家熬了一点小米粥驱寒。“同志们都喝了吗?烧好了都喝点,暖暖身子。”郑义斋接过稀粥只喝了两小口,便递给身怀六甲的妻子,后起身去探望战士们。等他回来,夫妇俩坐在火堆旁,相对无言。
  
  “我们现在的处境很不好,随时都要准备牺牲。要是我冲不出去,牺牲了,你要把孩子拉扯成人,继承我们的事业!”郑义斋郑重地交代杨文局。杨文局听了,忍不住低声啜泣起来。郑义斋宽慰她说:“我刚才说的是最坏的设想,我们会冲出去的……你我都是共产党员,都要坚强。”
  
  次日一早,郑义斋部队兵分两路突围,杨文局随大部队一道向南转移,他则率领警卫班的十几名战士护送经费到石窝山顶。孰料,郑义斋和战士们刚刚越过封锁线,便遭遇国民党马步芳的巡逻队。敌人依仗人多势众、武器精良,向他们轮番发起猛攻。浴血奋战中,郑义斋中弹从马上跌落,鲜血浸透了他的旧军衣。曾少章赶忙下马去搀扶郑义斋,张开清牵住战马,请求郑义斋骑马赶紧往石窝山顶撤。
  
  “小张,你赶快骑马冲出去,到总指挥部,把经费上交首长,我们掩护你!”郑义斋把装有经费的布袋交给张开清。“郑部长,你……”张开清十分担心受伤的郑义斋。郑义斋使劲推了张开清一把:“快走!不要管我,经费一定要送到。不要误了大事!”张开清翻身上马,噙着眼泪冲出敌人的重围。
  
  敌人再次凶猛地扑过来。战士们英勇杀敌拼红了眼,有的跳出战壕用石头砸,有的用牙咬,和敌人扭作一团。“他是头子,抓住他!”敌人指向郑义斋。此时的郑义斋子弹已经打光,曾少章拉过战马央求郑义斋骑马冲出去。“不行,要死一起死!”郑义斋死死盯着曾少章命令道:“向我开枪!”曾少章咬着牙摇摇头。“我命令你开枪杀死我!”面对蜂拥而至的敌人,曾少章含泪开枪射向自己敬爱的部长,随后饮弹自尽。
  
  郑义斋牺牲时年仅36岁,他和战士们用鲜血和生命保住了党的经费。张开清将这些黄金银元安全送达石窝山顶西路军总部,确保徐向前、王树声等人率领余部安然返回陕北,李先念、李卓然、程世才等率领西路军余部挺进新疆。(陈贵平 蒲江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