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党忠诚的贺龙
来源:中国纪检监察报      发布时间:2019-05-09 09:03:39
  贺龙,无产阶级革命家、军事家,中国人民解放军的创始人和主要领导者之一。毛泽东曾评价他:“对党忠诚,对敌斗争坚决,联系群众。”
  
  “我完全听共产党的话!要我怎样干就怎样干!”
  
  1927年,白色恐怖笼罩整个中国。在共产党最危难时刻,当时尚不是共产党员的贺龙毅然站在共产党一边。6月中旬,贺龙就任国民革命军暂编第二十军军长。6月底,贺龙在汉口俄租界鲍罗廷公馆,结识了许多中共要人。
  
  7月初,周恩来在周逸群的陪同下会见了贺龙。这是他俩的首次晤面。贺龙紧握周恩来的手说:“你的大名,我早就晓得。逸群对你钦佩得很呢。如今见面胜似闻名喽。”周恩来说:“疾风知劲草,我们对你是很钦佩的。”谈话中,周恩来分析了形势,谈了共产党对时局的看法,精辟的见解使贺龙深受启发。
  
  7月20日,中共中央决定在南昌举行武装起义。23日,贺龙率部从鄂东抵达九江。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谭平山会见了贺龙。谭平山认真又严肃地说:“共产党决定开展独立的军事行动,希望你率二十军和我们一起行动。”贺龙说:“好!信任我贺龙,我当然唯命是从。”谭平山兴奋地说:“我要谢谢你!有二十军参加,就更有把握胜利了。”贺龙则说:“谁也莫谢谁,我们大家一条心,为中国工农做一点点子事情嘛!”
  
  26日,贺龙率部抵达南昌。28日,南昌起义前委书记周恩来到设在子固路的第二十军指挥部去看贺龙。他紧握贺龙的手说:“我来拜访你,不是礼节性的。开门见山,我是找你商量起义计划的,我们立刻就谈行吗?”贺龙点头道:“好极了!我洗耳恭听。”周恩来大笑:“洗耳恭听是不够的,你是大将军,光动耳朵怎么成?还是要动手动脚动枪动炮呢!”贺龙也笑了。周恩来当即把起义计划告诉了贺龙,征求其意见。贺龙毫不犹豫:“我完全听共产党的话!要我怎样干就怎样干!”周恩来点了点头说:“共产党对你下达的第一个命令就是党的前委委任你为起义军总指挥!”
  
  贺龙一怔,讷讷地说:“我还没有入党……”周恩来盯着贺龙:“你看,你刚刚讲过完全听共产党的命令,怎么第一个命令就不听?”听了这话,贺龙非常激动,立即行了个军礼说:“好,我坚决服从!”周恩来当即以前委名义任命贺龙为起义军总指挥。
  
  31日下午2时,贺龙在第二十军指挥部召集团以上军官开会,他说:“今天召集大家来,有件重要的事情要谈。大家都知道,国民党已经叛变了革命,国民党已经死了。我们今天要重新树立起革命的旗帜,反对反动政府。”停顿片刻,贺龙以冷峻目光扫视会场,继续说,“根据共产党的命令,我决定带部队起义。你们愿意跟我走的,我们一块革命;不愿意跟我走的,可以离开部队。”贺龙讲话掷地有声。军官们当即表示:“军长决定怎么办就怎么办,我们坚决跟着走!”贺龙高兴地说:“好!从今以后,我们要听共产党的领导,绝对服从共产党的命令。”
  
  8月1日凌晨2时,周恩来下达了战斗命令。经过4小时激战,南昌起义取得了胜利。不久后,贺龙在瑞金加入了中国共产党。“组织上对贺龙同志是很了解的,他由一个贫苦农民经过斗争,成为国民革命军暂编第二十军军长很不容易。多年来,他积极追求真理,是经过考验的,是信得过的。”周恩来在入党仪式上深情地说:“贺龙同志是一个好同志。”
  
  “我们坚决为党的统一而斗争”
  
  1936年7月1日,贺龙、任弼时等率领的红二、六军团与红四方面军在四川甘孜胜利会师。当晚,贺龙、任弼时见到了红军总司令朱德。历经数年浴血征战,久别重逢,自然分外亲切。朱德把红一方面军与红四方面军会师的情况、分歧以及张国焘另立“中央”,分裂党、分裂红军的活动,详细告知了贺龙等人。朱德还给贺龙他们看了中央政治局两河口会议、毛尔盖会议的文件以及中央严令张国焘率部北上的电报。朱德沉重地说:“看来,一场严重的斗争是不可避免了。”
  
  会师的第二天,召开庆祝大会。张国焘作为红军总政委坐在主席台上,贺龙就坐在他一旁。张国焘刚起身准备讲话,贺龙就半开玩笑地跟他说了一句悄悄话:“国焘啊,只讲团结,莫讲分裂,不然,小心老子打你的黑枪。”张国焘没敢讲不利团结的话。后来,贺龙说:“我哪里会打他的黑枪,他自己心里有鬼嘛!”
  
  7月5日,根据中央军委命令,红二、六军团改编为红二方面军,贺龙任总指挥,任弼时任政委。不久,因工作需要,任弼时随朱德和张国焘率领的红军总司令部一起行动,暂与贺龙分开。8月9日,任弼时在给贺龙、萧克等人的信中说,“为促进三个方面军会师及会师后的大团结,我已建议中共中央在会师后召开六届六中全会以解决团结、统一问题……红二方面军立即为大会师做政治动员和进行一切必要的准备工作。”贺龙等立即复电任弼时:“我们完全同意你对过去党内斗争所采取的立场。我们坚决为党的统一而斗争。”
  
  在红军将领及广大红军战士的共同反对下,张国焘最终同意北上。红军三大主力胜利会师后,周恩来曾问贺龙:“三个方面军会合后怎么办?”贺龙说:“统一归彭(指彭德怀)指挥吧!”后来,贺龙谈起此事时说,那是我们红二方面军再次表示拥护中央。
  
  在这场反分裂主义斗争中,贺龙旗帜鲜明,态度坚决,立场坚定,为红军主力胜利会师作出了重大贡献。多年后,朱德讲:“贺老总对付张国焘很有办法,不争不吵,向他要人要枪要子弹……张国焘对弼时、贺龙都有些害怕呢!一起北上会合中央,贺老总是有大功的!”
  
  “任何时候,我们不能忘记全局”
  
  贺龙忠诚于党的事业。他常讲,党性不是抽象的东西,而是体现在日常的一言一行之中。抗战的相持阶段,因敌人严密封锁,各根据地物资匮乏。中共中央要求,贺(龙)、关(向应)将整个晋西北及绥远,南起汾离公路,北至大青山脉化为巩固的根据地,建立西北与华北的战略枢纽。
  
  贺龙明白,这是中共中央的一项重大战略部署。他常对部下说,晋西北是陕甘宁边区的屏障,是党中央与敌后各根据地联系的枢纽,有着重要的战略地位。党中央派我们来到这里,我们就要在这里扎下根来,不管付出多大代价也要保护好党中央。
  
  1940年1月,贺龙派120师供给部部长范子瑜去大青山地区,通过发展生产、动员捐助、购买等方式筹措物资。当年下半年,范子瑜带回了不少银元。这时的党中央机关,经费极其紧张。晋西北也面临同样困难。
  
  即便如此,贺龙首先想到的是支援党中央。他果断决定:从自己部队生产的有限物资中拿出三分之二连夜送到延安。范子瑜说:“好不容易弄来的这点钱还不够晋西北急用呢!”师供给部另一位部长陈希云着急了,他说:“眼下晋西北急需用钱,送走那么多,自己怎么办?我们部队还没有过冬的棉衣呢!”贺龙看了他一眼说:“你要头,还是要身子?”
  
  在贺龙看来,支持党中央,支持延安,是义不容辞的任务。整个抗战期间,由贺龙从晋绥地区向延安输送的物资不计其数。贺龙说:“中央有困难,就是我们的困难,任何时候,我们不能忘记全局,不能忘记应该首先帮助中央克服困难。”(戴和杰何剑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