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廉政微小说】“忘恩”
来源:河南省纪委监察委网站      发布时间:2018-11-30 10:15:19
  娘突然去世了,张子华极度悲伤,他跪在老家的村头,泣不成声。可是哥哥却不让他进村为娘行孝,让许多人拦着他。张子华前额顶住土地,泪水只能往肚子里咽。
  
  哥指着他:俺娘没有你这个儿,你是大纪检,滚吧,你!
  
  村里也有人骂他:忘恩负义的人。
  
  几个人进村里去给哥哥调解,毫无结果。
  
  “娘呀,俺哪里做错了?您咋不当面对俺说?您咋这样就走了?”张子华心在流血。
  
  天色如铅,西北风夹着雪花扑打在他的头上,脸上,身上。
  
  难道他真是个忘恩负义的人?
  
  站在一旁的二大爷叹了口气,摇了摇头。他想起了四十年前。
  
  那也是冬天,一个刚出生不久的婴儿用破布裹着,被扔在村东头的垃圾堆旁。捡垃圾的张爱花想也没想就将他抱回了家。张爱花是个寡妇,熬着一个儿,名叫张子中。张爱花就给怀中的婴儿起名张子华。
  
  她把子华当亲儿子养。拉扯着两个儿,张爱花真是千辛万苦,靠捡垃圾挣来一分一毛,供子华读小学,读中学,读大学。子华争气,奋发,参加工作后,入了党,又当了一名纪检干部。
  
  娘高兴,脸上放着光彩。觉得拉巴值了。
  
  改革开放后,哥哥子中靠倒腾生意,成了暴发户。后来村里选举,又被选上村干部。娘更高兴,觉得俩儿都有出息了,逢人便夸俩儿好,一个是村干部,一个是县里的纪检干部。她再也不用捡垃圾了,身体也发福了,也住上新房了。
  
  可是,人往往在得意的时候就忘了其他。张子中自当上了村干部,变了。说话的腔调变了,做派变了,最叫人担心的是:心变了,变大了,变贪了。村里人生孩子办生育证,要找他送礼;子女当兵,要找他送礼;土地转让承包更要找他送礼;村里集资修路,他暗暗留下一部分钱;连婚丧嫁娶,他都要捞一把。
  
  不久,有人以实名举报到县里,举报信落到了他的亲弟弟张子华手里。
  
  怎么办?
  
  张子华犹豫着。是压下来,替哥哥隐瞒一切,还是秉公办理?若按前者,必然要伤害村里群众的利益,不配当一名纪检干部:若按后者,伤害了兄弟之情不说,更重要的是要伤娘的心。对他来说,娘是那么神圣伟大,不容伤害。他心潮澎湃,夜不能寐。他痛苦着,挣扎着。眼熬红了,嘴上起了血泡。望着党旗,他犹豫许久。最终,他选择了后者。
  
  哥来了,求弟弟放他一马。子华摇摇头。娘也来了,只是一个劲地哭。子华懂得娘的心思,照样摇了摇头,娘流着泪而去。娘舅来了,大骂了外甥一通,甩门而去。
  
  两天后,张子中被撤了村主任,最后又被移送到司法机关,以贪污受贿罪获刑六年。
  
  哥哥入狱了,娘病了。子华回去看娘。娘躺在床上,一言不发。
  
  子华解释,娘不听。
  
  子华跪下,娘不看。
  
  哥哥刑满出狱,娘却躺在堂屋的大床上,永远闭上了期盼的双眼。
  
  于是,哥哥将一切怨恨,全泄在弟弟身上。
  
  二大爷是看着子华长大的,他知道兄弟间肯定有误会,就伸手拉起子华,劝退阻拦的人。
  
  张子华从地上爬起来,发疯似地向娘的灵柩冲去。
  
  “娘——”
  
  张子华在娘的灵柩前昏厥过去。
  
  娘还没有成殓。她手里紧紧攥着一样东西,是子华给娘买的带录音的唱戏机。人们掰开娘的手,取出来,左右看了看,按下播放键。
  
  竟是娘的声音:
  
  “子华,娘的亲儿子,娘不怪你,只是娘一时抹不开这个弯。娘思前想后,觉得你做得对。但就是放不下你哥。你是公家的人,懂得规矩,你哥他不懂,好犯浑,你要多管管他,别让他再犯浑。”
  
  听到这里,二大爷终于了解了兄弟俩的误会,向乡亲们挥挥手。大家急忙扶起张子华,给他端端正正戴上了孝帽。(夏邑县纪委监察委张西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