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冒出来”的份子钱
来源:清风南阳      发布时间:2018-04-13 10:57:02
  正为党委换届忙得不可开交之际,我忽然接到一个电话,说是好久没见,想邀老朋友叙叙旧,周末在“福满楼大酒店”喝几杯,想让我过去热闹热闹。
  
  电话里说得很亲热,但那头没有报姓名,也不好意思问“你谁呀”,一时半会儿,还真想不起刚才打电话的人是谁。于是,赶紧找来电话簿,细细翻找起来。几经周折,总算找到了,原来是过去一个单位的退休的副局长,多年没联络了,手机里也没有存他的号码,难怪一时半会儿想不起来。
  
  后来,跟原单位的办公室秦主任一打听,才知道老局长退休后,常到南方闺女家住,一去就是一年半载,这不,这次回来是专程为家里的第二个小孙子摆生日宴的。秦主任说,老局长是想请亲戚邻居、朋友故交、同事旧友庆祝庆祝,自己退休后十多年没有啥事,一则是想热闹热闹,二则也想借机把自己多年行出去的“份子钱”(送出去的钱礼)收一收。
  
  说起我的这位老局长,还有恩与我,刚上班时,对我这个新来的同志关爱有加,过去喝两盅庆贺庆贺也是应该的,也算是为我的过去的老首长,撑撑面子、长长脸。了解事情的原委后,思绪万千,作为一名纪检干部,职业的敏感告诉我,不能呀,情况不同了,得提醒提醒他,或许他退休时间长,也或长期在外,或者不接触政界,对县里的情况知道的少,对中央的规定不是很清楚。
  
  当前正值县、乡党委换届,咱县里已经出台了严禁“设宴”的各种规定,凡是党员干部,不管是现任还是离任,只要碰触红线,就要追责问责。这不,前几天,东关社区的一名七十岁的老党员,还因为“过七十大寿”,宴请宾朋,刚被处分,全县曝光,点名通报哩。咱可不能眼看着老领导犯错呀。
  
  下了班,我和妻子拿上通报处分的文件,带上两包“信阳红”茶叶,登门拜访了老领导。委婉地和老领导拉起了家常,几年没见,我们谈起了家里和他闺女工作的南方,有什么风俗不同。“无意间”聊着聊着,聊到了“份子钱”。老领导打开了话匣子,他介绍道,所谓份子钱,就是在一个熟人圈中,大家集资向某人送贺礼,原本并不局限于婚事,其他大事譬如做寿、满月、动土、丧葬等等都可以凑份子,但是凑份子以婚喜事最盛,人们习以为常的是,无论在城市还是农村,大操大办已成风多年,更有甚者借各种婚丧喜庆名义大摆宴席大肆敛财。通常在圈子里做事,朋友同事一有人结婚,自己心里就发紧:唉,又要破费了,请柬似罚款单。遇着好友办喜事还心甘情愿,偏偏常是八竿子打不着的关系,“冒出来的份子钱”,诸如没见过面的亲戚、同学的弟弟、单位管锅炉的临时工,不胜其烦。
  
  但是,请柬本身具有制度强制力,效力不亚于交通警察开的罚单,收到请柬的无一例外赶紧凑份子钱。这规矩打从明朝就开始了,一直传到现在。人情账很难彻底算清,陈谷烂糠刨起来不计其数。以前有张三欠李四的,也有李四曾经欠张三的,甚至还有家族中几辈人欠下来的,来回份子,算不清谁欠谁。更加上两个家族除婚礼外还有其他人情交易,所以份子钱就与总的人情债搅和一起,难解难分。
  
  不知不觉,老领导落入了我的“圈套”,我接着他的话题,顺势拿出来随时携带的处理文件让老领导看,告诉他,当前正值县乡党委换届,县里已经出台文件,借助红白事宴请宾客,也是明文禁止的“四风”范畴。我说:“老领导你可能退休了,接触文件少了,如今,追责很严格,凡是党员干部,不管是现任还是离任,只要碰触红线,就要追责问责,你是老党员、老领导了,可不能因为一点‘份子钱’,而毁了一世清白,而给晚辈人留下阴影。如果真想祝贺,范围一定要限制在亲戚内部,还要到有关部门备案,切不可一时糊涂,落下终身遗憾。”
  
  毕竟是老领导,多年的党龄,是非曲直,一点就明,老领导当即表态,不再瞎掺和儿女们的事了,活动不搞了,不能顶风违纪,给人留下话柄。
  
  揪着心总算放下了,没想到还挺顺利的。从老领导家里出来,我感到心情特别舒畅,脚步特别轻松,禁不住哼起了任静、付笛生的名曲:“你是幸福的,我就是快乐的,为你付出的再多,我也值得;与你是同路的,我就是幸运的,你幸福走过的,是我搀扶的………”(作者:新野县纪委    王宽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