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声人去后 民意闲谈中
来源:河南省纪委监察委网站      发布时间:2018-12-06 09:37:04
  政声人去后 民意闲谈中
  
  ——由首山二亭想到的
  
  在襄城县首山山顶,原先矗立着不少古代的亭子,其中有两个不同寻常,格外引人注目,一个叫却金亭,一个叫作霖亭。虽然这两个亭子已经损毁多年,可相关故事一直在襄城大地上流传,至今仍被人们津津乐道。
  
  却金亭建于明代,是山西顺天富商所建,以表彰廉洁自律的张淮。张淮,字邦镇,河南襄城人,明成化五年进士,历任山阳知县、芜湖知县,升监察御史,调四川雅州任判官,弘治元年升任江西按察司佥事、四川按察使、陕西布政使,后进右副都御史,整饬蓟州(今河北蓟县)等处边防,兼巡抚顺等府。
  
  弘治年间,山西顺天有一富商被奸诈之徒诬陷,定为死罪,后得张淮复勘予以申雪,富商感恩戴德,馈张淮以千金,张淮不受。张淮退隐回到襄城县城北的老家后,富商又以祝寿为名,千里迢迢来到襄城县,准备了一个用黄金铸成的大“寿”字,张淮仍不受。富商说:“大人在位时不受金银,怕有碍仕途。如今,您已告老还乡,还怕什么呢?”张淮说:“一个人在位时能够拒受贿赂,只是达到了国家对为官者的基本要求,到了晚年没有职权的时候也能淡泊名利才是真正的高风亮节。”富商一听,惭愧不已。为了表达对张淮的崇敬之情,富商在首山西端的山顶上修筑了一个亭子。亭子六柱稳竖,六角飞翘,六脊结宝葫芦顶,额书“却金”二字,意为张淮辞金不受。亭子完工后,富商泣拜而归。后人赋诗赞颂张淮道:“明察秋毫平冤案,两次却金彰清廉。清风拂过首山顶,高风亮节美名传。”
  
  作霖亭建于清代,是襄城百姓所建,以表彰襄城县令佟昌年。佟昌年,字无疆,辽东(今辽宁辽阳)人。顺治年间,佟昌年任襄城知县,为官清廉,整饬吏治,扶贫济困,安置流民,并与驻节襄城的总镇高第一起重修县城,主持编纂《襄城县志》,对清初襄城县的社会安定、经济发展和文化发展作出了积极贡献,后被奉于襄城文庙名宦祠。
  
  据《襄城县志》记载:“作霖亭在首山之巅。顺治七年六月,因天大旱,知县佟(昌年)露宿斋戒其下者凡七日,忽雷风大雨如注。士民德之,建亭于上,以志不忘,因名之曰作霖亭。”霖,又称甘霖,及时雨。作,含制作、操作、劳作之意。古时,由于条件所限,大旱之年,禾苗枯焦,当政者往往会求神拜佛,渴望天降甘霖。当时襄城知县佟昌年极度虔诚地礼佛,不仅令武山、龟山“履尘步祷,汗流蒲骭”,在寺观潭溪间不停奔波,还在首山乾明寺后边的山野中露宿斋戒七日,向天祈雨。功夫不负有心人,就在人们望眼欲穿快要撤离之时,天空阴云密布,雷声隆隆,大雨滂沱。天遂人愿,一场大雨解了旱困,“惨无苗者欣有秋矣,而逃者又携囊而返矣”。于是,襄城百姓在歌舞欢庆中建亭于首山,并立石纪念这位父母官。作霖亭依山而建,环境优美,清朗大方,占地面积是一般亭子的三倍,横看如厢房廊庑,是文人墨客聚首吟唱的理想场所。顺治八年,时为《襄城县志》聘用编纂的山西文人郭守训,曾撰写《作霖亭记》以纪之。
  
  政声人去后,民意闲谈中。张淮是在外地为官的襄城人,佟昌年是在襄城为官的外地人,一个为明代官员,一个为清代官员,虽然属地不同、时代不同,可他们都能以为官的基本准则要求自己,心中装着百姓,急百姓之所急,解百姓之所忧,因此百姓发自内心爱戴他们,建造亭子纪念他们。古往今来,为官者只要心系百姓,一心为民,廉洁从政,勤勉做事,就会被历史所记载,被百姓所爱戴,流芳千古。
  
  诗人臧克家在《有的人》一诗中写道:“有的人活着,他已经死了;有的人死了,他还活着。”建亭是为了纪念,这两个亭子在首山山顶上矗立了几百年,现在虽然亭子损毁了,可张淮、佟昌年的高风亮节、为民情操早已刻在人们心中。相反,那些只想着自己,甚至欺压百姓的贪官,一定遗臭万年,为世人唾弃。
  
  张淮、佟昌年等古代的清官廉吏,在不同程度上也为我们树立了榜样。今天,作为有着崇高思想境界的共产党员,特别是党员领导干部,更应该牢固树立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思想,做到心中装着群众、凡事想着群众、工作依靠群众、一切为了群众。要坚持“权为民所用、情为民所系、利为民所谋”,为群众诚心诚意办实事,尽心竭力解难事,坚持不懈做好事,自觉做到严以修身,严于律己,一心为民,清正廉洁,为官一任,造福一方。这样,才能对得起党和人民的信任,才能对得起共产党员的光荣称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