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高级搜索
所在位置:网站首页 > 廉政教育 > 廉史镜鉴 >
以身许国
来源: 发布时间:2017-09-27 10:26:43
  自古以来许多铁骨铮铮、慨然赴死的民族英雄,以勇武之躯英浩之气建功立业,留下了千载伟业和不世英名。
  
  正如梁启超所说:“中国民族之武,其最初之天性也。”自古以来许多铁骨铮铮、慨然赴死的民族英雄,以勇武之躯英浩之气建功立业,留下了千载伟业和不世英名。汉代名将霍去病“挟雷追风奔战场”,将武德精神与血性基因挥洒在两千多年前的中国大地上,成为中国历史上“捐躯赴国难,视死忽如归”的英雄。
  
  一
  
  生逢其时、应时而动的霍去病“长驱六举,电击雷震”,率领汉军不断向叩关扰民的匈奴出击进剿,逐步将战争重心向北推移,为汉朝北部边疆的安宁稳定祥和赢得了时间和空间,树立并强化了大汉王朝的威名和尊严。
  
  自古英雄出少年。第一次跟随大将军卫青出征,霍去病只有十七岁,却以斩将杀敌的决绝与果敢带领八百轻骑冲向敌营,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歼灭两千多名敌兵,“斩首捕虏二千二十八级,及相国、当户,斩单于大父行籍若侯产,生捕季父罗姑比”。霍去病一战成名,被汉武帝封为“冠军侯”,自此开启了他如流星般耀眼、亦如流星般迅忽的戎马征战生涯。
  
  霍去病并未辜负国家的期许与希望,厉兵秣马,运筹帷幄,在以后多次统兵出战中,屡战屡胜,屡建奇功,霍军所到之处犹如狂飙卷长空疾风扫落叶,敌卒望风披靡。霍去病以副将身份参与了漠南大战,担纲主帅独立领导了河西大战,与其舅父卫青携手完成了漠北大战,短短五年间霍去病四次领兵征伐讨剿匈奴,攻营拔寨,斩将夺旗,每次皆以大胜告罄班师,共灭敌十一万,降敌四万,成为“犯我强汉者虽远必诛”的坚定践行者。宋代何去非在《霍去病论》里写道:“去病奋于骄童,转战万里,无向不克,声威功烈震于天下,虽古之名将无以过之。”
  
  决胜千里的霍去病,深得朝廷的信任,深受大将军卫青的支持,多次远程奔袭,使匈奴在一个较长时段内称臣远遁,“漠南无王庭”,西汉王朝如日中天。将一生行状书写在铁马驰骋、战旗翻飞中的霍去病功垂青史,名震四方,其形象永远地刻在中国历史的画卷上。
  
  “中天悬明月,令严夜寂寥。悲笳数声动,壮士惨不骄。借问大将谁,恐是霍骠姚。”杜甫这首《后出塞》向后人描绘和展现了当时征战的英雄场景。
  
  二
  
  公元前121年春天,汉武帝任命霍去病为骠骑将军,率领精骑一万人,从陇西(今甘肃省临洮县)出发,攻打匈奴。霍军长驱直入,势如破竹,高歌猛进,“逾乌盭,讨修濮,涉狐奴,历五王国,冀获单于子。转战六日,过焉支山千有余里,合短兵,鏖皋兰下,杀折兰王,斩卢侯王,执浑邪王子及相国、都尉,捷首虏八千九百六十级,收休屠祭天金人”。霍去病集中优势兵力连克河西五个部落后,沿焉支山(今甘肃山丹县东南)向东疾驰1000多里至皋兰山(今甘肃兰州市南),与匈奴卢侯、折兰二王鏖战于皋兰山下。“骠姚立大勋,万里绝妖氛”(宋·宇昭《塞上赠王太尉》)。
  
  公元前119年,汉武帝派霍去病和卫青各统率5万骑兵,分东西两路向漠北进发。霍去病率军北出代郡和右北平,充分发挥骑兵机动灵活的作战优势,与左贤王的强大骑兵集团展开惊心动魄的殊死决战。汉军大获全胜,匈奴左贤王战败逃走。此战彻底打垮了左贤王战略集团,是继消灭右贤王战略集团和同期卫青打垮单于战略集团的又一决定性胜利。霍军乘胜追至狼居胥山,在此举行了祭祀天地的盛大典礼。从此成为中国历代兵家的战功旌表,成为中国军人为之终生奋斗的最高荣耀。
  
  三
  
  “金戈铁马气如虹,十万匈奴一扫空。最是威声扬四海,封狼旗帜映天红。”经此漠北战役,匈奴三大战略集团元气大伤,已无能力再与汉朝叫板与对抗,西汉初年以来匈奴对汉朝北部边疆构成的军事威胁基本解除。“漠北大战”使孤胆英雄霍去病攀越至人生顶峰——被汉武帝册封为大将军大司马,但天妒英才,两年之后即公元前117年,年仅24岁的霍去病英年早逝。霍去病的墓至今仍然矗立在茂陵旁边,墓前刻有“马踏匈奴”造型的石像,表征着他为国家立下的赫赫战功。在沧桑巨变的历史长河中,霍去病也许正在成为一个日趋模糊的英雄符号,也许关于他的故事和传说逐渐被时间侵蚀的锈迹斑斑,但他那滚烫的血性和旷古的剽悍永存于天地之间,以至于两千年后,世人仍然在遥想少年将军霍去病的绝世风采,为他与生俱来的武徳精神和卓绝超拔的品格而倾倒和折服,为他那不恋奢华以身许国的高洁品性而惊叹不已。一代将星陨落后,汉武帝再没有组织发动对匈奴的大规模作战,似乎少年将军将汉武帝时期对匈奴的仗承包打尽了,从这个意义上说,霍去病更像一位出色的演员,完成了时代赋予他的表演使命,从此谢幕远离尘寰,永远的英武之姿留存于千古记忆之中。
  
  翻阅典籍,检点史册,这位少年得志、出入侯门帝府胜似闲庭信步的奇伟男子,几乎没有私德败笔和品行不端的记载。霍去病真正是以安邦定国为重、以打击匈奴为己任的一代英烈,特别是那句“匈奴未灭,何以家为”的豪言壮语,仿佛金声玉振,折射出霍去病的阔大胸怀、澄澈心境和高蹈志向,让无数血性男儿为之折腰,激励无数后人舍生取义。
  
  “出身仕汉羽林郎,初随骠骑战渔阳。孰知不向边庭苦,纵死犹闻侠骨香。”王维这首《少年行》,既是对一代战神霍去病的吟咏和褒扬,也是对后人的驱策和触动。(刘金祥)

[关闭本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