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高级搜索
所在位置:网站首页 > 廉政论坛 > 读书 >
昭昭前事 惕惕后人 愿光明不熄正义永恒 祈世界和平共同繁荣
来源:中国纪检监察报 发布时间:2017-12-15 09:21:28
\
 
那年乱世如麻,愿你们来世拥有锦绣年华。 朱彦 供图
  
  “历史不会因时代变迁而改变,事实也不会因巧舌抵赖而消失。”
  
  “我们为南京大屠杀死难者举行公祭仪式,是要唤起每一个善良的人们对和平的向往和坚守,而不是要延续仇恨。中日两国人民应该世代友好下去,以史为鉴、面向未来,共同为人类和平作出贡献。”
  
  ——习近平
  
  今年的12月13日,是第四个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国家公祭日。有位百岁老人却没能等来这一天,作为最年长的南京大屠杀幸存者,管光镜经历了侵华日军在溧水的空袭,又经历了南京大屠杀。随着管光镜的辞世,如今,在世的南京大屠杀幸存者已不足百位。
  
  2014年,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七次会议决定,将每年的12月13日确定为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国家公祭日,从此每年地方层面的悼念活动上升为国家层面;2015年,南京大屠杀档案列入联合国教科文《世界记忆遗产名录》,南京大屠杀终于从“中国记忆”上升到“世界记忆”;2016年,加拿大安大略省议会二读通过议案,将每年的12月13日定为安大略省“南京大屠杀纪念日”;麻省理工学院教授、物理学家郑洪以大屠杀幸存者的真实经历为题材,历经10年创作的小说《南京不哭》问世;南京大屠杀史实展第一次走进法国,名为《共同见证:1937南京大屠杀》的展览,突出了欧美人士对大屠杀的见证;丹麦作家何铭生《南京1937:血战危城》用震撼人心的文字描述了南京保卫战的史诗故事和南京大屠杀的黑暗篇章……南京大屠杀的记忆正在更深切地进入西方人的精神世界,13亿中国人的记忆也正成为全人类的共同记忆。
  
  悠悠历史数不尽岁月的伤,浅浅时光抹不去伤痛的痕,漫漫长路释不掉昨日的痛。80年前的12月13日,侵华日军攻陷南京。此后6周,30万手无寸铁的平民百姓和放下武器的中国士兵死于日军屠刀——死亡人数超过广岛和长崎原子弹爆炸遇难人数的总和。“君不见,城墙头,兵戈尽落枪声休;君不见,古街头,旌旗掩地尸骨留;君不见,清溪旁,头颅入泥血染沟;君不见,家门后,娘姑遇辱受禽囚。”这是血与泪的记忆,更是民族心灵深处难以消弭的伤疤。关于这段不能忘却的记忆,美国华裔作家张纯如曾经在她的著作《南京大屠杀:第二次世界大战中被遗忘的大浩劫》中从三个视角讲述了南京大屠杀的故事。书中有令人目不忍视的日军疯狂暴行的细节,“一位历史学家曾经估算,如果所有南京大屠杀的罹难者手牵手站在一起,这一队伍可以从南京绵延到杭州,总距离长达200英里左右。他们身上的血液总重量可达1200吨,他们的尸体则可以装满2500节火车车厢。”还有在军国主义文化背景下成长起来的日本士兵对人类生命的漠视,“七千多名战俘聚集在同一个地方,围拢在两面白旗周围,白旗挂在一根枯树枝上。日本士兵让战俘排成四队,队前竖着白旗。几千名中国士兵耐心地等待着日军将他们带走,并指引他们投降后下一步该怎么做。在日本的军队文化中,飞行员佩戴匕首和降落伞,他们宁可自杀也不愿被俘。”
  
  本书出版后,日本右翼势力惊恐万状,大肆抨击说这是一本“歪曲历史的书”。值得玩味的是,如果说这本书“歪曲”历史,那它“歪曲”的只是一些日本人心目中的“历史”,而不是南京大屠杀的真相。张纯如在对南京大屠杀的历史研究中,还有一个不为人知的贡献——她发现和促成了《拉贝日记》的面世,她在德国柏林搜集历史资料时,通过德国教师协会找到了曾任德国中学教师的约翰·拉贝先生的外孙女赖因哈特夫人,发现了尘封达59年之久的拉贝日记。这才促使这一珍贵资料公布于世。约翰·拉贝是德国西门子公司驻中国商务代表,在中国工作了30年。在侵华日军侵占南京前后的日子里,出任南京安全区国际委员会主席。在南京大屠杀期间一手组建起“国际安全区”,挽救了中国百姓的生命。《拉贝日记》出版后,被译为中、英、日、德四种语言。它被公认为研究南京大屠杀事件数量最多、保存得最为完整的史料。作者在日记中所记述的侵华日军惨绝人寰的暴行,以及他感人的人道主义精神,都将使今天的读者更深刻地认识过去、更深刻地思考未来。为了纪念拉贝,其在德国柏林的墓碑也于1997年运抵南京,现保存于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内,值得我们永久缅怀约翰·拉贝,这位“中国的辛德勒”。
  
  正义从来不会缺席,只会迟到。犹太历史学家舒衡哲曾说,大屠杀意味的不是数字,“而是一个人,加一个人,再加一个人”。今天,《世界遗产名录——南京大屠杀档案》一书为那段不能忘却的记忆,又添新证:从南京市民罗瑾冒死保存下来的16张侵华日军自拍照片,到美国牧师约翰·马吉的16毫米摄影机及其胶片母片;从南京军事法庭审判日本战犯谷寿夫判决书的正本,到美国人贝德士以及幸存者陆李秀英的证词,还包括亲历大屠杀人士的若干日记。这些具有毋庸置疑权威性、真实性和唯一性的材料,对于在全世界形成一种感性记忆,具有极为重要的价值。
  
  纳粹集中营幸存者保罗·塞伦曾在《死亡赋格》中这样写道:“每日每夜,我们饮下自酿的黑色牛奶,为自己挖掘一座不再拥挤的空中坟墓”。“黑色牛奶”指的是战争带给人类无法痊愈的斑斑伤痛,而属于南京的“黑色牛奶”,只有在我们满满饮下,品尝过其中的苦涩之后,才能真诚传递给后来的人。人类也只有直面真正的黑暗,才能明白光明从何而来,否则就会如苏珊·桑塔格所说,“忘记过去的人注定要重蹈覆辙”。
  
  “走进每一个受难者的世界,是一件艰难的事,但对于人类命运共同体来说,其意义巨大”。我们不会忘记,向哲濬检察官在东京审判法庭上振聋发聩的发言,“从1931年9月18日以后,日本在中国采取了战争性的行动,杀死了成千上万的中国人,包括士兵和平民。1937年7月7日,日本在卢沟桥发动战争,一个晚上杀死数百人。随后,日本向全中国出兵,杀死了数以百万计的中国士兵之外,还有儿童、妇女和无助的平民——非战斗人员。这些是全世界都知道的事实。如果这不是战争,我想问,还有什么是战争?”我们不会忘记,为了铭记这段历史记忆,有人寻访南京大屠杀幸存者,走近他们的生活,核录他们的证言,留下他们的字迹,用手绘素描和纪实摄影结合的方式重现他们经历的南京大屠杀,铭记历史、为世留证;我们不会忘记,国家公祭仪式上,撞响“和平大钟”,三响深沉悠远的钟声,三千羽和平鸽振翅飞翔,追思三十万遇难同胞。让这段沉痛的历史在全人类的记忆中扎根,以记忆唤醒良知,用记忆捍卫和平。国家公祭日的纪念,不仅是死难者的亲人对他们的思念,更是我们全民族对那段血雨的历史的不敢忘怀,对战争的无言痛斥,对和平的追求。
  
  正如习近平总书记所说,“我真诚希望,国际社会携起手来,秉持人类命运共同体的理念,把我们这个星球建设得更加和平、更加繁荣。”逝者如斯夫,南京大屠杀已经整整过去80年。80年后的今天,对于长期处于安乐乡的一些人来讲,这一切已恍若隔世,切肤之痛正慢慢退去;80年后的今天,有些人有些事正悄无声息地概念化、抽象化。只是,每当回望这段血泪史,每个中国人的心脏总会有不可避免地抽痛。逝去的是血脉相连的同胞,牵动的是从古至今不曾断过的中华儿女情,更是一段忘不了更不能忘的历史。回望,是为了更好的铭记,铭记今天的和平来之不易!
  
  (张思思)

[关闭本页]